<blockquote id="wgocg"><source id="wgocg"></source></blockquote>
  • <wbr id="wgocg"><wbr id="wgocg"></wbr></wbr>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八成網民支持徹查德堡:美政府狂刪病例檔案,知情人被暗殺

    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暴發以來,已經有3200多萬人感染、42萬多人病亡,所有數據都在緊追美國。而比感染和死亡人數激增更兇險的是:由印度向世界蔓延的新冠病毒變異株——德爾塔。 德爾塔正在全世界大規模肆虐??雌饋?,整個世界會因德爾塔再現至暗時刻。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暴發以來,已經有3200多萬人感染、42萬多人病亡,所有數據都在緊追美國。而比感染和死亡人數激增更兇險的是:由印度向世界蔓延的新冠病毒變異株——德爾塔。

    按鐘南山的說法:德爾塔變異株在人體內的病毒載量比普通株高出100倍,傳播力更強,而且在身體內的潛伏期縮短至1~3天、轉陰時間也長達13~15天(普通株7~9天)。

    傳播太快了。2020年10月,德爾塔在印度被最早發現后,2021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WHO)才將這種編號為B.1.617.2的新冠變異毒株命名為德爾塔(Delta)。但從5月到8月,不到3個月的時間,德爾塔快速傳遍世界132個國家。歐洲疫情因德爾塔大幅反彈,而美國更是兇險,截至北京時間8月4日6時30分,美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36021038例,累計死亡病例630438例。

    拜登政府首席醫療顧問安東尼·福奇接受美媒采訪時表示,隨著德爾塔變異病毒引發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美國情況可能變得更糟。今年秋天,美國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或再次達到20萬例。

    東京奧運會期間,日本東京的新冠病毒感染新增病例更是屢創新高,由于確診人數激增,東京都的醫療體制瀕臨崩潰。菅義偉首相被指責防控疫情不力,內閣支持率已經跌破了30%紅線。

    因南京祿口機場的疏忽大意,德爾塔也輸入了中國,在十幾天的時間里,全國多個省市累計發生了數百起“輸入感染本土”的病例。

    德爾塔正在全世界大規模肆虐??雌饋?,整個世界會因德爾塔再現至暗時刻。

    14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鈕文新

    德爾塔來勢洶洶。

    美國政府不去破解本國民眾之憂,不伸手救助世界弱國民眾于生死,而是把大量精力用于沒完沒了地甩鍋中國,抹黑中國,甚至綁架世衛組織,要求對中國實施所謂“第二階段病毒溯源工作”。

    但真相如何?很顯然,這場荒誕鬧劇從特朗普開始,當WHO不同意栽贓中國,他則領著美國退出WHO,而拜登上臺后,急匆匆擠回世衛組織,目的其實就是為了綁架WHO針對中國。但不僅中國不買賬,堅決反對借助疫情溯源而大搞政治操弄,同時,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針對病毒溯源問題發表了“尊重科學”的看法。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50多個國家致函世衛組織,強調新冠病毒溯源是一項論證嚴謹的科學工作,不應加入其他政治色彩,同時許多國家要求世衛組織官員,尤其是總干事譚德塞:請尊重此前在中國進行“病毒溯源”的調查結果。另有超過100個國家和地區的300多個政黨、社會組織以及智庫提交《聯合聲明》,呼吁世衛組織本著專業精神全面展開全球病毒溯源工作,并堅決反對將溯源問題政治化。

    17 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生物三級和四級實驗室的外部。

    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生物三級和四級實驗室的外部。

    誰是病毒源頭?

    什么是“全面展開全球病毒溯源”?實際上,伴隨著“病毒溯源”的全過程,一個比“反對溯源政治化”更加敏感、更醒目的“世界級訴求”是:請WHO對美國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發起首輪調查。一項主題為“世界衛生組織是否應該前往美國進行溯源調查”的調查結果顯示:在YouTube、推特等國際社交媒體平臺上,以漢語、英語、西班牙語、法語、阿拉伯語和俄語為母語的網民中,有83.1%的人支持世衛組織赴美調查。事實是: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開始呼吁世衛組織前往美國,尤其是德特里克堡進行調查。

    德特里克堡(以下簡稱“德堡”)生化實驗室什么來頭?1942年,美國陸軍接收了美國空軍的一個訓練機場——德堡機場,并在此建立了秘密的生化武器研發基地。它占地13000英畝,擁有近600座建筑,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院、美國國家癌癥研究所等均坐落于此。據資料顯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堡研制了著名的“炭疽炸彈”,數量高達100多萬枚;而“二戰”結束后,德堡整體接收了納粹和日本“731部隊”的罪惡遺產,并幫助“731部隊”頭領石井四郎逃避戰爭審判,將其任命為德堡生化實驗室顧問,一直到死。

    德堡生化實驗室干過哪些壞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美國發動“侵越戰爭”,在越南10%的土地上噴灑了落葉劑——橙劑,其主要成分是劇毒物質二英,它以癌癥、先天缺陷、皮疹以及嚴重的心理和神經系統等疾病,傷害了480萬越南民眾,而這個“橙劑”的研制就出自德堡生化實驗室。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德堡一直在研究大殺傷力生物武器,其中著名的包括埃博拉病毒、登革熱病毒等。同時,德堡也是美國中情局(CIA)“精神控制研究中心”的藏秘之地,并在此實施過臭名昭著的“大腦控制(MK-ULTRA)計劃”。據資料顯示,1954年,肯塔基州的一個監獄隔離了7名黑人囚犯,并連續77天強迫其服用大劑量迷幻藥,沒人知道受害者的結局,但能夠知道的是:這是CIA“精神控制研究項目”的組成部分,而這個項目的基地正是德堡。

    還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故事,它發生在“9·11事件”之后一周,美國出現駭人聽聞的“炭疽匿名信件”,它被寄往美國各大媒體機構和多位國會議員辦公室,并導致22人感染炭疽熱,其中5人死亡。從信件內容看,它似乎是恐怖分子所為,但隨后有美國媒體報道稱:美國陸軍的德堡生化實驗室曾經多次丟失“炭疽桿菌樣本”。

    在德堡周邊,奇怪的病癥時有發生。比如,2008年之后,周邊上千居民患上癌癥,成為美國的“致命的癌癥集群”。當地美國人為阻止勢態,在網上發起請愿。據請愿者稱,在一個家庭中,居然出現11人被診斷患有癌癥,而住在同一條街上的57人被診斷出癌癥;一位請愿者證實,2008年以來,其兩名家庭成員罹患罕見癌癥,而他本人一年之間竟參加了32位朋友的葬禮。這些請愿者認為,德堡生化實驗室滲入地下的污水導致該社區遭受癌癥摧殘,并呼吁國會采取行動,通過立法,清理德堡并賠償受害者。

    很顯然,德堡臭名昭著,而其最大的泄漏事件或許就發生在2019年7月之前。據《紐約時報》報道,德堡生化實驗室之所以在2019年7月被關閉,就是因為其“蒸汽消毒工廠出現故障”,而基地為解決實驗室廢水、廢料處理問題,聘請了一家“極不負責”的垃圾處理公司承擔清理任務,由此產生了實驗室病毒泄漏。

    德堡到底泄漏了什么?美國政府不僅以“國家安全”為名拒絕一切觸碰,而且對來自世界的質疑裝聾作啞,不說、不查、不評論,諱莫如深。但是,越來越多的事實指向新冠病毒源頭與德堡之間的聯系。

    18 1978 年3 月17 日,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的研究大樓。

    1978年3月17日,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德特里克堡的研究大樓。

    病毒學家離奇死亡?

    德堡被暫閉之后,附近出現大面積“不明原因肺炎”,以致與德堡最近的兩家養老院發生群體性感染事件。隨后,這種“不明原因肺炎”在馬里蘭和與之接壤的各州急速擴散,再之后就是所謂的“電子煙白肺病”大流行,同時在全美暴發“大流感”?,F在看,已經有足夠多科學證據證明:不管是“不明原因肺炎”,還是“電子煙白肺病”以及“大流感”,其中包含了許多新冠病毒早期感染病例。

    很遺憾,美國政府頻頻出手干預,快速刪除甚至篡改了大量美國媒體和有關機構曝出的病例檔案。2020年5月5日,美國《棕櫚灘郵報》、《今日美國報》等多家媒體報道說,根據佛羅里達州在其衛生部門網站公布的確診病例數據,該州有171名確診病例在2020年1月到2月間就出現了新冠肺炎相關癥狀。最關鍵的是:這171名患者均無中國旅行史,其中103人甚至沒有任何出國旅行記錄。這意味著171位患者均屬于美國本土的原發病例。

    但是,2020年5月4日晚,佛羅里達州衛生部從官網短暫撤下了這份病例數據,而恢復之后的病例表格中,刪除了患者發病的時間。佛羅里達州政府至今沒有說明刪除信息的原因,但無可辯駁的事實是:當時負責管理數據庫的一位工作人員,因對修改數據提出疑義,而在第二天被告知,她失去了進入數據庫的資格。不久后,遭到解雇。如果這些事情不是被美國自己的媒體提出質疑,那這些信息恐怕永遠無法被外界知曉。

    無獨有偶,2020年8月12日全球網絡上瘋傳一則爆料,震驚世界。一位曾在德堡工作、名叫Hill的印度裔美國人爆料:新冠病毒源于美國德堡生化實驗基地。Hill的上司是Ralph S Baric教授,這位教授在中國發現的SHCO14基因片段上合成了這種新冠病毒。Hill表示,新冠病毒并非故意傳播,而是德堡生化實驗室在2019年5月發生的泄漏中最先感染了附近居民。更為令人震驚的是,Hill寫道:當時他的導師Frank Plummer準備與中國合作,試圖利用掌握的資料去阻止疫情傳播,但結果是:Frank Plummer在飛機上被暗殺。

    真有人敢為掩蓋真相而殺人滅口?這則爆料有待證實,而美國政府的神秘和異常表現引發了世界的猜測:新冠病毒背后是否真的隱藏了“驚天陰謀”?

    19 街頭的武漢軍運會標志

    街頭的武漢軍運會標志

    “0號病例”之謎

    回看2019年10月18日在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新冠肺炎疫情的“0號病例”很可能就潛伏在美國代表團當中。事實是:武漢軍運會結束之時恰為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暴發之日。而2020年3月20日,美國華盛頓調查記者喬治·韋伯在視頻社交媒體中指出: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女運動員貝納西,很可能就是最初引發武漢疫情的“0號病例”。

    根據美國軍方報道,2019年10月20日,貝納西參加武漢軍運會“80公里公路自行車賽”。她第四圈還在領先位置,但最后一圈卻發生了碰撞,并導致貝納西頭盔損壞,肋骨骨折。這本應立即被送往醫院治療,但貝納西拒絕,始終不肯離開自己的自行車。后來,美國媒體透露,貝納西是來自德堡附近的軍事基地,在她參加武漢軍運會之前,德堡附近社區已經暴發“特殊疫情”,不過美國官方拒絕提供一切數據。這很難不引發質疑:武漢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與德堡附近的“特殊疫情”之間很可能存在關聯。

    武漢軍運會期間,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實是:美國代表團中5名士兵因突發“瘧疾”而被送往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此后,美國派專機接走這5名士兵。瘧疾?一輩子和瘧疾打交道的中國著名藥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屠呦呦指出:新冠病毒感染初期的癥狀和瘧疾是很相似的。問題是:這“5名瘧疾軍人和貝納西”是否真是武漢疫情的“0號病例”?其實只需查一下他們的血樣,一切都將真相大白,但這些人已如人間蒸發。

    更為蹊蹺的是:同是2019年10月18日,武漢軍運會開幕當天,美軍進行了一場代號為“201事件”的模擬演習。此次演習的內容是:模擬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由巴西的蝙蝠感染給巴西家豬,然后經由美國和中國傳遍全世界,模擬設定疫情死亡人數達6500多萬。

    為什么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的過程、結果與演習設定的情景如此相像?是美國未卜先知,還是這場疫情本身就是美國策劃并實施的“生物戰爭”?演習中甚至測算出:暴發疫情后,美國政府嚴厲防控不如聽之任之,因為聽之任之的經濟代價最小。這個結論是否指導了美國政府在疫情發生發展過程中的所作所為?

    還有一個事實是:這場演習的總導演之一是美國中情局前副局長艾薇兒·海恩斯?,F在,她供職于拜登政府,負責新冠病毒溯源工作。

    如果前面所述還只是通過梳理邏輯鏈而追問新冠病毒源頭,那更為鮮活的事實是:社交媒體推特上有1000多名用戶說自己或家人、好友在2019年12月甚至更早時間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據統計,這些推特用戶分布于世界各地,其中來自美國的用戶占比超過75%,也有用戶來自歐洲、南美洲等地區。很多線索顯示,新冠病毒可能在2019年年底之前已在世界多個地方出現。

    2020年11月30日,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研究人員在美國《臨床傳染病》半月刊上報告說,他們檢測了美國紅十字會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間采集的7389份血液樣本,結果發現其中106份含有新冠病毒抗體。這意味著那時候新冠病毒或已在美國出現,早于美國官方報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時間——2020年1月21日。

    歐洲的最新發現,更將矛頭直指德堡。據英國《鏡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意大利生物學家在參與腫瘤篩查試驗的959名志愿者血樣中,發現了111個存在新冠病毒的特異抗體的案例。這些血液樣本的提取時間是2019年10月到12月;檢測工作的時段是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

    2021年6月9日,意大利米蘭國家腫瘤研究所公開向WHO提交了這些含有新冠病毒抗體的血液樣本。WHO隨之介入,樣本被送往意大利和荷蘭的實驗室。在那里,樣本將被采用不同的方法進行重檢,而最新公布的結果是:這兩家實驗室重新檢測了29份原始樣本和對照樣本,在原始樣本中都觀察到了新冠病毒抗體。而且,兩個實驗室都檢測到:抗體樣本中最早采集的樣本時間為2019年10月。

    為什么這些意大利人遠比中國人更早感染?問題又關聯美國德堡。原來,一個名為“武裝部隊血液項目”(ASBP)是美軍的血液保障體系,也是多年為美國海外武裝部隊提供血液的官方供應渠道。這個ASBP項目從包括德堡、安德魯斯聯合基地在內的美國國家中心地區(華盛頓特區、馬里蘭州和弗吉尼亞州)的軍事基地采集血液,然后每兩周將血液運送到位于英格蘭和意大利的美國空軍基地,血液運輸要求3天內完成所有程序和冷鏈運輸。按照常規流行性疾病溯源邏輯,德堡顯然脫不了干系,而歐洲人確信:歐洲新冠病毒的源頭就是德堡。

    歐洲傳來如此爆炸消息突然嗎?其實,早在2020年6月19日法新社就有報道:意大利國家衛生研究院的一份公開聲明稱,2019年年底,其研究人員在米蘭和都靈收集的污水樣本以及2020年1月份在博洛尼亞收集的污水樣本中,發現了新冠病毒(SARS-CoV-2)的基因痕跡。當時認為,意大利至少在2019年12月已經發生疫情,但“血液事件”把時間點大大提前了。歐洲普遍認為,這是意大利早期疫情遠比歐洲其他國家嚴重的關鍵原因。

    盡管,截至目前WHO在意大利的調查尚未給出結論,但美國方向傳出的最新消息再次驚醒世界。2021年6月15日,美國媒體披露,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在美國多地采集的2.4萬份血液樣本中,檢測到新冠病毒抗體。它證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已在美國本土低速率傳播。特別需要注意的4個事實是:一、樣本采自美國各地,非常具有普遍性;二、結果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生物學家提供,是科學而權威的檢測結果;三、科學結論否定了美國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現的時間:2021年1月21日;四、美國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早于中國武漢。

    20 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

    美國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

    追問病毒源頭

    最近,媒體又扒出了新的事實證據:有稱“冠狀病毒之父”的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拉爾夫·巴里克的研究團隊,專門研究改造冠狀病毒基因、病毒增強技術等,并在2008年11月的美國科學院院刊上發表論文,介紹了人工合成冠狀病毒——從設計到創造再到復活,從刺突蛋白的構建到感染實驗的全過程。這項研究證明:美國至少是人工合成冠狀病毒的、無可爭辯的源頭。更重要的是:美國德堡生化實驗室與巴里克研究團隊之間一直保持著密切往來,共享著所有研究專利。

    美國德堡生化實驗室是否就是新冠病毒源頭?這個問題已經成為“世界級謎團”,而查清德堡真相更是一個“世界級訴求”。

    至少這些問題無法回避:

    為什么美國不敢披露武漢軍運會參會美國軍人患病的真實數據?被疑為武漢疫情“0號病例”的5位軍人和貝納西現在何處?美國是否應當配合國際社會共同檢測這些可疑對象的有效血樣?

    為什么美國對2019年8月已經轟動世界的“不明原因肺炎”“電子煙白肺病”“大流感”等奇怪病癥諱莫如深?為什么這些怪病都指向德堡生化實驗室?德堡是否已經擁有大量“人工合成”的冠狀病毒制劑?它與新冠病毒之間是什么關系?

    為什么美國權威部門頻頻從怪異病例中明確檢出新冠病毒抗體而美國政府卻對此視而不見?同時,如何解釋美國政府任由疫情在美暴發和快速蔓延?

    為什么科學家檢測結果早已充分證明歐洲和美國新冠肺炎病例先于中國,而美國卻不遺余力地拼命甩鍋中國?

    這些線索表明,如果不去美國進行新冠病毒溯源,那關于新冠病毒源頭的結論都將是失實的。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5期)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