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wgocg"><source id="wgocg"></source></blockquote>
  • <wbr id="wgocg"><wbr id="wgocg"></wbr></wbr>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亞洲崛起

    本書是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克勞斯·施瓦布的又一力作。他系統分析了當前全球經濟發展形勢,創造性地提出一種更平等、更具包容性、更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模式——利益相關者模式,力圖助推企業、國家以及整個人類社會走上更可持續的發展道路。

    編者按:

    本書是世界經濟論壇創始人克勞斯·施瓦布的又一力作。他系統分析了當前全球經濟發展形勢,創造性地提出一種更平等、更具包容性、更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模式——利益相關者模式,力圖助推企業、國家以及整個人類社會走上更可持續的發展道路。

    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說,利益相關者模式類似于中國儒家哲學所追求的“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大同世界新國際格局。

    在書中,克勞斯·施瓦布梳理了中國、埃塞俄比亞、德國、印度尼西亞等地的企業發展和政策實踐,為利益相關者模式在不同層面的落地提供了指導,在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沖擊的當下更具現實意義。

    以下內容節選自《利益相關者》。

    緊隨中國而起的新興市場

    中國的崛起,事實上助推了新興市場的大繁榮??v觀世界銀行和聯合國2018年的貿易數據,我們就能了解中國崛起對其他國家做出了多大的貢獻。今天的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商品和服務進口國。在這一成長過程中,中國為多個經濟體的發展提供了強大的推動力,每年從這些經濟體購入大量商品。

    以2018年為例,中國從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和安哥拉分別進口了價值達370億美元、300億美元和250億美元的石油。澳大利亞是中國進口鐵礦石的主要來源國,在這一年的成交額達600億美元;中國還從巴西和秘魯分別進口了價值190億美元和110億美元的鐵礦石。在鉆石和黃金等貴重寶石方面,中國的第一大進口來源國是瑞士,其次是南非。此外,中國還從智利和贊比亞進口了銅,價值分別達100億美元和40億美元;從泰國進口了各種橡膠,價值達50億美元。

    這些都只是原材料。隨著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不斷提升,它開始將部分生產活動外包,將工廠轉移到越南、印度尼西亞和埃塞俄比亞等新的低成本經濟體。曾經,中國需要通過建立中外合資企業引進某些技術,但現在中國已經能夠獨立研發這些技術。這使中國能夠將生產活動轉移至國外,直接進口成品,最后再把這些成品出口至其他國家。

    因此,就像中國一樣,許多新興市場在過去20年里也紛紛創造了經濟奇跡。20世紀90年代,全球開始走上自由貿易之路,上述趨勢便于那時緩慢起步;在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后的幾年里,這一趨勢開始加速發展。根據《金融時報》的計算,在2002—2014年的10多年間,新興市場的表現一直優于發達市場,這不僅體現在總體經濟增長率,而且體現在人均GDP的增長率。這帶來的結果,就是經濟學家理查德·鮑德溫所稱的“大合流”:較貧窮的新興市場在收入和GDP水平上逐漸向較富裕的發達市場靠攏。

    遺憾的是,近年來,除了中國和印度外,大多數新興市場的這一趨勢已經終結。自2015年以來,30個最大的新興市場的人均GDP增長率回落到22個最大的發達市場之下。

    放眼全局

    進入21世紀20年代,我們還可能會見證亞非關系的繼續深化,這一情況可以與中國的崛起互為補充。幾十年來,許多非洲經濟體一直缺乏基本的基礎設施、教育和醫療,以及充足的融資渠道。但是,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水平不斷提升,且中國有對非洲投資的意愿,其中一些制約非洲發展的因素現在正在消失。

    目前,安哥拉、埃塞俄比亞、肯尼亞等國家已經成為中國投資的主要受益國。據布魯金斯學會統計,這些投資主要集中于交通和能源領域,但一旦公路、鐵路和電力資源就位,也就為制造業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因此,雖然新興市場的整體經濟增長可能會放緩,但非洲的一些市場可能會繼續保持快速發展勢頭,其中一些市場與中國有著重大利益關系。例如,在東非,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坦桑尼亞和烏干達未來幾年的經濟增長率預計將達到6%~8%,這部分得益于它們與中國的關系。

    與西方國家的經濟增長情況不同,世界其他地區,特別是東亞和東南亞的整體經濟表現十分樂觀。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中國,中國的發展為許多中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們帶來了財富。根據中國的統計數據,中國已使大約7.4億民眾擺脫了貧困狀態。此外,它還助力其他新興市場實現更高的增長率,在發展的高峰時期引領了全球經濟的“合流”。

    這種中國效應帶來的最重要的結果是,按照某些衡量標準,很多人所說的“亞洲世紀”已經開始?!督鹑跁r報》作者瓦倫蒂娜·羅梅伊和約翰·里德在2019年3月的一篇文章指出了一個顯著的數據: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亞洲GDP在世界GDP中所占的份額在2020年將高于世界其他地區之和,這是兩個世紀以來首次出現的情況。

    2000年時,亞洲在全球總產出中的占比只有1/3。如今,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來臨之際,亞洲正逐漸奪回其曾持續數千年的主導地位。從中國的發展來看,從物聯網到人工智能,中國很可能在每個領域都超越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保持長達幾十年的優勢地位。

    中國的崛起,以及緊隨在中國之后的其他新興市場的崛起,確實是世界歷史上不可思議的里程碑式事件。但我們不應該因為這一點而忽視了全局。

    整個世界已經走上一條不可持續的發展道路,導致自然環境和人類后代的命運都陷入危境。

    我們首先來看亞洲的環境現狀。中國、東南亞以及其他新興市場的許多城市都正在經歷環境惡化、污染和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惡劣影響。世界衛生組織曾在2019年表示,根據該組織的標準,世界上超過90%的人口所呼吸的空氣都是不安全的??諝馕廴咀顕乐氐?0個城市全都位于亞洲:印度有15個城市上榜;中國和巴基斯坦各有2個城市上榜;還有1個是孟加拉國的首都達卡。近年來,對于中國環境污染情況的嚴重性,人們的意識已經顯著提升,近期的政策變化也反映了人們對此類問題的擔憂。

    不平等問題是亞洲經濟體面臨的另一個主要挑戰。根據研究機構報告,在印度“實施了以放松管制和改革開放為核心的深度經濟變革之后,不平等現象從20世紀80年代起顯著加劇”。到2014年本屆政府上臺時,印度面臨的收入不平等程度達到“歷史新高”。最后,新冠肺炎疫情對包括亞洲在內的整個全球經濟造成了額外的短期干擾。

    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在新冠肺炎疫情消退之后,西方社會和亞洲社會仍將面臨一些共同的問題:不平等帶來的挑戰、發展路徑不可持續,以及可能存在的韌性不足問題。

    (本文標題為編輯所加,內容略有刪減)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7期)


    2021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