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wgocg"><source id="wgocg"></source></blockquote>
  • <wbr id="wgocg"><wbr id="wgocg"></wbr></wbr>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諷刺!“法律科技第一股”董事長涉嫌違法被刑拘

    9月22日,華宇軟件(300271.SZ)股價大幅跳空低開超6%,直接原因是公司在9月21日晚間公告稱,董事長、總經理邵學因涉嫌單位行賄,于2021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呂江濤|北京報道

    9月22日,華宇軟件(300271.SZ)股價大幅跳空低開超6%,直接原因是公司在9月21日晚間公告稱,董事長、總經理邵學因涉嫌單位行賄,于2021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華宇軟件本身就是一家深耕于法律科技領域的公司,建設了國內22個省級法院大數據平臺、16個省級法院人工智能平臺、21個省電子訴訟平臺、11個省微法院,在市場上被一些人稱為“法律科技第一股”。也正因如此,邵學被網友調侃為“知法犯法”。

    更讓投資者憤怒的是,邵學在今年3月份就已經被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立案調查并實施留置,但華宇軟件直到8月29日晚間才首次對外披露,隱瞞了這一重大利空消息長達5個月。

    遲到5個月的信息披露

    9月21日晚間,華宇軟件公告稱,公司于9月18日收到北京市監察委員會《解除留置通知書》,主要內容是:決定對被調查人邵學解除留置措施。同時,公司還了解到,邵學家屬收到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拘留通知書》,主要內容為:邵學因涉嫌單位行賄,于2021年9月18日被刑事拘留。

    此外,華宇軟件的子公司近日也有原高管被有關部門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當事人曾任北京華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高管。

    回溯前情,8月29日晚間,華宇軟件在披露上半年業績的同時還公布了一項重大消息:公司未收到董事長邵學關于2021年半年度報告相關議案的意見,邵學將不能在本次董事會履行董事職責。邵學于今年3月份因涉嫌行賄被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立案調查并實施留置。

    消息一出就在市場上引起軒然大波,因為邵學不僅是華宇軟件的董事長、總經理,同時還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但公司拖延了5個月才對外披露,引起了投資者的強烈不滿。

    對此,華宇軟件當時的說法是,“上述情況僅針對邵學先生個人,與公司無關,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經營秩序正常,各項業務按照年度經營計劃穩步推進。”

    這一事件迅速引起了監管層的高度關注。8月30日,華宇軟件收到深交所關注函,要求公司補充披露公司及邵學家屬截至目前就邵學涉嫌行賄的具體事項所掌握的信息,公司判斷相關事項“僅針對邵學先生個人,與公司無關”的依據及合理性,說明未及時披露邵學被實施留置事項的原因,是否符合《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等。

    9月1日,華宇軟件又收到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立案通知書》,北京市監察委員會決定對北京華宇軟件股份有限公司涉嫌單位行賄的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

    在回復深交所的關注函時,華宇軟件表示,3月22日,邵學家屬及公司先后收到北京市監察委員會的《留置通知書》和《立案通知書》,截至發布公告前,公司未曾收到對公司開展調查的通知,同時經詢問,家屬也不了解進一步情況,因此公司初步判斷邵學被立案調查的事件僅針對邵學個人、與公司無關。

    而對于投資者最關心的“未及時披露董事長因涉嫌行賄被留置”的原因,華宇軟件表示,公司基于當時對證監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2021年修訂)》、《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2020年12月修訂)》相關規定和條款的文義和適用情形的理解,考慮到邵學被留置調查期間,能夠履職,且公司日常生產經營預計不會產生重大影響,因此公司未對相關事項進行披露。

    一瀉千里的股價

    對于華宇軟件沒有及時披露相關信息的原因,投資者和法律界的專業人士并不認可。

    廣東奔犇律師事務所主任劉國華律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股票上市規則(2020年12月修訂)》規定,公司因涉嫌違法違規被有權機關調查或者受到重大行政處罰、刑事處罰,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涉嫌違法違規被有權機關調查、采取強制措施或者受到重大行政處罰、刑事處罰;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無法正常履行職責,或者因涉嫌違法違規被有權機關調查、采取強制措施,或者受到重大行政處罰、刑事處罰,上市公司都應當立即披露。

    證監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2021年修訂)》第二十二條第十七款也明確規定,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或者職務犯罪被紀檢監察機關采取留置措施且影響其履行職責,上市公司應當立即披露。

    劉國華認為,邵學既是華宇軟件的董事長、總經理,同時也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他涉嫌違法的情況上市公司應當立即披露,華宇軟件沒有立即披露相關情況及對公司的影響,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

    事實上,無論公司如何辯解,這一事件已經對華宇軟件的股價造成了實實在在的影響。8月29日晚間消息被爆出后,華宇軟件的股價在8月30日直接“20CM跌停”(創業板股票,最大單日跌幅為20%),此后三個交易日,該股分別下跌11.75%、4.18%和8.47%。截至9月2日收盤,華宇軟件收于10.58元/股,四個交易日的累計跌幅超過41%,市值蒸發超過40億元。

    投資者還關心,華宇軟件延遲披露這一重大利空,是否有知情人在消息公開之前完成減持,因此受益。

    對此,記者對比了華宇軟件2021年一季報和2021年半年報中的高管持股相關情況,從已披露的信息來看,確實沒有高管在此期間減持公司股票。

    不過,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華宇軟件的普通股股東總數為24144人,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末,普通股股東總數已經增加至31968人。通常來講,股東人數增加可能意味著持股集中度下降,也就是說可能有部分持股較多的股東完成了減持,由更多的資金實力不強的小散戶接盤。

    對于有多少人在公告前就已經知悉了邵學因涉嫌行賄被留置的情況,華宇軟件在回復深交所的關注函時表示,2021年3月22日下午17時左右,北京市監察委員會兩位工作人員來公司送達《留置通知書》和《立案通知書》,公司兩位工作人員接待并知悉了邵學被留置調查一事。

    不過,華宇軟件并未披露信息知情人是否持有公司股票,以及在此期間其持股情況是否發生變化。

    此外,上市公司半年報披露公司股東持股情況的截止日期是上半年末,如果有公司高管在7月1日至8月29日期間減持股票,應該是在華宇軟件2021年三季報中予以披露。對此,《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將持續關注。

    責編:郭霽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